今天是2019年08月27日星期二,欢迎光临六安市清水河学校!

用心浇灌 静待花开——张莉莉

发布日期:2018-07-07????浏览次数:2629

清晨,办公桌上一支洁白的栀子花静静地躺在那里,轻轻拾起,一阵清香沁入心脾。呵,又到了栀子花开的季节,一定是哪个有心的孩子摘来送给我的……

每到毕业季,心中不免伤感,蓦然回首一起走过的这三年,心中尽是我和我的孩子们那些点点滴滴却又难忘的回忆。

三年前,我通过教育局的选调考试进入清水河学校初中部任教,也正是在那时我开始担任七(3)班的班主任,这是我工作以来所接的第三届学生了,心中满溢着对又一批生机勃勃的孩子们的期待,踏上了新一届的教育之路。在孩子们的眼中,我是严厉的“老班”,对于他们的大事小事都严格要求,从每天的卫生值日到作业检查,从课堂纪律到学习态度,从同学之间的大吵小闹到叛逆期的任性,他们眼中的我应该是一个不苟言笑的“80后老阿姨”。但是,我自己知道,身为一个班主任,我的使命便是用心地去关心、呵护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静静地等待着聆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

初中三年,是一个孩子从少年的稚嫩走向青年的成熟的过渡期,这期间他们会有懵懂、会有烦恼、会有惆怅、也会有向往,而他们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班主任的用心浇灌。

七年级时,班里有一个男生小夏,父母开长途汽车总是出远门,他经常是一个人照顾自己。有一次,他在课堂上突然腹痛难忍,我得知他的父母又远在外地,只好自己开车送他去附近的医院就诊,期间一直细心地照顾他。后来才知道他是吃了隔夜的饭菜造成的急性胃肠炎,为此我还特意打电话给他父母埋怨了一番,竟是我这当老师的比当父母的还要心疼这孩子吗?然而,有这样父母的孩子又何止小夏一人。女生小晨是个“留守儿童”,从初一开始就被生活在上海的父母全托给了一个“小饭桌”,生活饮食全都是钱来解决,没有父母在身边关爱自己的小晨,经常是不修边幅,不爱说笑,甚至在课堂上经常打盹,或者两眼无神。了解到情况后我经常与她母亲沟通,希望家校一心,父母能克服困难让小晨像同龄人一样感受到家的温暖,也许是被我几次哽咽的话语打动,她的妈妈终于在七年级的暑假将她托付给了外公外婆,让她有了亲人的关怀和疼爱。

八年级是青春期最悸动的时节,偶尔会撞见男生送给女生礼物或是在教室的角落里发现一张破碎的写着俏皮话的纸片,但是我会装作看不见,事后找来他或者她谈一谈。我觉得孩子在青春期对异性情感的懵懂是不应该被指责的,正面地引导或许能让孩子们更坦然地面对自我。八年级的孩子也是正处于心理的过渡期,独立意识和自我意识日益增强,迫切希望摆脱父母的监管,加上这一时期的孩子对学习以外的新鲜事物极易产生兴趣,因此,沉迷网络游戏又不听父母管教的孩子渐渐多了起来。小杜是班里“叛逆期”表现尤为突出的一个男生,多次因为和父母关于上网玩游戏的问题无法沟通而旷课。后来,我通过学校组织的一次家访活动去了他的家里,了解了一些具体情况,一边劝告他父母不要带着情绪去教育孩子,不理智的教导只会导致孩子愈加抗拒,同时家长也是孩子最好的榜样,家长的良好言行能给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一边耐心劝导小杜要多和父母沟通,要以学习为重,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适当放松身心是可以的。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旷过课。

九年级的一次运动会上,女生小月跑完800米后倒在跑道边的草坪上,我见状立刻奔去扶起她赶紧送至临时的医务处,一番询问后才知道,原来小月早上因为起迟了没有吃早饭便赶来学校参加800米比赛,医生说是低血糖导致的头昏症状,需要饮食后平躺休息,于是我赶紧派两名学生去给她买来面包和水,因为临时医务处没有床,我便让她躺在我的车后排座上休息,等他她恢复了体力后特意跑来感谢我,看着她瘦小的肩膀,不禁心疼地对她说一句“以后一定要吃早饭咯!”

阳光里留下了她灿烂的笑容和跳跃的身影……

微风拂面,好一阵清香啊!

看着手中洁白的栀子花,仿佛已经舒展出了好几片花瓣。花儿的绽放需要阳光和雨露,正如师者给予每一个孩子用心的浇灌,方能静待花开。我愿做那浇花者,用心浇灌,等待着聆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